诹访部顺一中毒 Ps想抽师匠【跪

上课的摸的鱼。,,
偶尔画出安定的大狗感觉意外可爱

ps 最近真是沉迷诹少无法自拔,

线稿的汪酱一只~

本来就是一五官练习
然后毫无悬念地强迫症发作
然后就。。。
大概这辈子都不能摆脱大长脸的画风了。。
啊对我名字还拼错了。。

画完发现板子上代替保护膜粘着的活页纸已经皱的不行了 [ 劳资的手汗啊woc! ]

大概画了3小时?

随笔一只大舅
七夕节发图以证明没对象hhhhhh
原图是建军的电视剧截图
头发基本省略了其实是我不会画【捂脸】

动机是当天上午看的十二宫
以及午饭时间的一集POI
看过之后一直在脑补一位中年警官/侦探
其实我根本不会画人物
顺便试试机油送我的派通铅笔,长相制杖但是用起来着实不错∠( ᐛ 」∠)_

【连载代发】亚诺·多里安的日记 V

×我才发现有一章忘搬了(-ι_- )向原作小伙道歉
×后续遥遥无期了(跪)
×关于后续:“如果四五十岁让他这辈子别等了 如果十几岁让ta多注意养生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5/7/1789
(潜行,身居黑暗却能洞察一切)
昨日的战斗我耿耿于怀。
(背刺,毫无忏悔的人已躺道在血泊之中)
只是想想,血液的温暖已让我难忘。
(连击,斩杀中的我无人能敌)
如果有某位文艺复兴之年诞生的画家目睹我的战斗,必将用作品将我名垂青史。
(剔骨,刺客从不回首观察死人)
兴奋和骄傲顿时化为泡影。回首,我看见了血泊中的德拉赛尔。没错,我终于站在她的门前,面对一切。
开门杀。
没有反抗用枪指着...

【连载代发】亚诺·多里安的日记 IV

×总之我决定把它发完
×虽然老粉条上根本就没几个人看
×不会加传送门,不过前面的都在空间
×你带的,见鬼的路。
×打斗场面超级棒啊超级棒!
×日常Elise痴汉式结尾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4/7/1789

那是没有黎明的一天,天空缓缓放亮,但看不到太阳。漆黑变成灰暗,色泽犹犹豫豫地重现人间。打破混沌的是鼎沸的人声。
“轰--”
尘茧弥漫于囚室,皮尔·贝雷克不想被打搅,继续摆着击剑架势。
“轰!”
这次屋顶落灰足以阻碍他全部视线。
“该死的!”老头尽管咒骂着,却能看出其隐匿的激动。
“我们的机会来了。”废话。推开老头,霸占了...

用V5写字真好玩,,

【连载代发】亚诺·多里安的日记 III

×感觉这么正经根本没人看哪,,哭
×按Y键又是什么鬼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7/5/1789

“听着,我相信你那组织只是个濒死的邪教,我完全不感兴趣,我现在只想找到Elise。”
“那你现在在这里又能怎么办呢?”
澄思昨日的一切,依然对自己的决剔有所迟疑。

昨天。
“小子,你说墙上有什么?“
夺回怀表,丝毫不愿同这老头废话。但硝石岩壁上分明流着细屑蓝光,比透过琉璃瓦间萤火还要微弱。流光毫无规律,却强烈的诉说着什么,也许更像是呐喊着什么。
“过来,你这臭小子!”
别碰我。但还是受他指引望去。
“看墙上!专心点!”
把你手放开。
“专心!”
微妙的感觉。比战斗中更加身无旁骛,周遭是绝对的静谧与静止...

© |Ψe〉=N+[|α〉+|-α〉] | Powered by LOFTER